重山_

今天拿到第一笔工资,觉得数目还成。
继续开课。
应该来说进步非常大,也被同事们夸心理素质特别好。
当然委婉地批评是肯定的,我知道自己年轻,经验不足,就算挨骂,心里也早有准备。
当然,都是同事,没有人这么不会做人的。
紧张,难道就不过这一关了吗?
只能上了。

一年的学徒期,两年的生存期,三年的事业期。
的确,参加工作前后,一直暗示自己坚持要做到的唯有内心坚定。
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太开心,因为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。
想一想私底下该发泄的还是发泄,在业务纯熟之前,我应该还要哭很多很多次。
只是不要在任何人面前露怯就行。
我没有的东西,看着别人开心,嫉妒是真嫉妒,心酸也是真心酸。
尝试用逻辑说服自己,如果不行,那也就算了。
“我不喜欢,不如不生。”
和工作一样,不喜欢,也得认认真真勤勤恳恳。既然拥有生命,就好好生存下去。
活得漂亮。
我知道,没有什么能再轻易伤到我,就算内里早已血肉模糊。
可我还是在一直坚持。

簇邪,的确适合单箭头。
可少年人的爱真令人心动啊。
只是很少有人能做到那么“病态”执着地爱一个人了。
我现在已经有点被带偏,觉得瓶邪是真爱了。
单拎出来看片段,瓶邪说没有点什么也实在说不过去,我想到底是我自动屏蔽不接受(唯物主义),还是装作没看到呢。
这点是我错了,不够客观。
是毕生挚爱和心头上的朱砂痣,虽然我对这对依旧不是特别感冒。
的确,花邪更像是老夫老妻的模式。
但我一直认为花邪因为内核相似,彼此之间默契十足,即使很多东西没必要说透心里也明了了,所以不会得不到对方就非……不可。
应该都看得很淡了。就像原lo主说的,谁的认识没有一点遗憾。
好一个鸳鸯蝴蝶梦

我现在对花邪看淡了一点,反而对簇邪有一些喜欢,和单方面对黎簇的心疼。

我一直希望丧完了就快点过去。 ​​​

选新手机的玻璃壳定制图。
有点选择困难。这三张都好,适合玻璃这种坚硬又易碎的东西。
玻璃壳子看起来肃穆不可接近,可一旦打碎,也美得很。

原本想选镇魂相关图,然而我一贯不把喜好示于人前,总是珍宝似小心翼翼的自己藏着。 ​​​

《影》

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”
做国君难,谋求天下,耗尽一生,更难。
结尾和开头止在小艾惊恐的神情里,看她最终平静下来,我就明白会是怎样了。
境州心性过人,“最后一夜”虽然套路有些狗血,但不失真情。
想了想,我仍然认为境州是真心爱小艾的,男人只会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哭得像个孩子,同时佩服小艾的敢作敢当。
做就是做了,无悔。小艾应该是府里唯一对境州好的人,相处许久彼此生情,理所应当。
女人,有情,也有欲。
杨苍过于骄横肆意,不懂韬光养晦,最终落得这么个下场,不难想象,就算不死于子虞的算计,也会死于君王的忌惮。
青萍和杨平,倒是可惜了,都还很年轻。
杨平不像他父亲那样骄傲,懂得小心谨慎,他也不是打心里要纳青萍为妾,多半是授了他父亲的意。
但青萍以女子之身,能够亲上战场,的确让人刮目相看,手刃杨平,更是讨回尊严。
杨平死的那刻一定真心看得起甚至敬重青萍了,可惜他们没有未来。
如果没死,我倒希望扯平之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。
一部戏,左右不过权谋算计,王位江山,即便为君,也不能高枕无忧。

声明

关注我的各位,你们好。
因为现在工作关系没有那么多时间解读或写文了,偶尔发一些感想,介意的话请随意取关,谢谢^-^

孤独的说法来源于我父亲,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怕我没有人帮,不过我有自己一套处世方法,已经调整过的,会好很多。
还有一个“不成家就是不负责任”。(对于这个我只能说……)
现在我的想法听到别人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工作“是不是你男朋友在这里……”我嘴上说没有,心里想得是“凭什么在这点上都是女人迁就男人似的……”(女权到这种程度,我估计中国男人大部分都受不了妻子强势的吧……而且还显得“自私”)
大部分观念因为符合大众就是对,不符合就是错,这点真的很少有人思考。
然而思考过后大方向上还得装做符合大众

这种感觉真是扎心了。
不得不说,印象深刻的小说(以及各类文学作品)是有极大的影响的。
彼时,觉得残酷。
如今,尤其自己经历过,反而更能理解,也看得开了。
当局者,要维持一些东西,必须在某种程度上自欺欺人,而旁观者,看得清楚,反而意难平。
我偶尔会觉得吴邪对黎簇太不公平,黎簇对吴邪的感情,应当是很复杂的。
他能利用吴邪的愧疚,但到底什么都得不到,只会有无尽绝望和愤怒。
前期黎簇的狠,是独属于少年人的狠厉,却也锋利刀刀入心。
爱比死更冷(这个是同人耽美角度,非原著)。
也罢,我不想把盗笔捧得过高,只是说人性写得好罢了。
很多感情复杂,不仅仅是爱情而已,你完全可以解剖更多原因,当说得通之后,你会发现你也不是多爱这个人。
我不再恨人,却依然会恨不该有的际遇和感情,毁了我曾经的高山流水。
世间情意,我独对爱情彻底死心。说到底男人/女人骨子里都一样,然而男人和男人之间差别的确大,女人也是,
我这个性格和想法,估计没有男人能受得了我。
其实孤独有什么可怕,我不知你们为何如此害怕。